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生活新闻

冬季鸣虫叫,仰赖育虫人

2019-02-28 12:10威达科技编辑:admin人气:


  冬季鸣虫叫,仰赖育虫人

安国祥夜晚在温暖的“份房”中工作

  ◎刘连良

  蛐蛐儿、蝈蝈儿、油葫芦……国鼾儿、牛鼾儿、蛤蟆鼾儿、“蛐蛐鼾儿”……

  这一只只一声声叫出来的,全是老北京生活的惬意图画

  北京寒冷的冬季,您在北京街头见过这场景吗?一位路人拉开羽绒服,从怀里掏出个小瓶,里面蹦跶着一只蝈蝈;出租车副驾驶位,嘹亮的鸣叫声从储物盒里钻出来。

  他们都是京城中的爱虫人。而这项养虫的技艺,在“虫把式”的叙述中,有着分外别致的趣味。

  高级技师成了“虫把式”

  2018年12月底举行的“全国首届油葫芦大赛”上,62岁的安国祥带来的4只“油葫芦”囊括了3个项目的奖项和总冠军,由此爆出京城鸣虫界的热点新闻。己亥年元宵节前夕,笔者踏着咯吱作响的积雪前往官园桥附近的一个小院去拜访安国祥师傅。

  采访在安家温暖昏暗的小屋里进行,室内被大缸小罐挤得简直没有下脚之地,充盈耳廓的满是“嘟嘟嘟,悠悠悠”的蛐蛐儿和油葫芦(比蛐蛐体型大一些)那悦耳的鸣叫声。数九天里听这似古筝似胡琴般美妙的鸣叫声,别有一番惬意在其中……

  多年从事反季节鸣虫繁育的安师傅一边倒缸(把脱壳长大的鸣虫换到宽敞的地方)一边向我介绍我国鸣虫发展的基本情况。他说,我国鸣虫的历史始于唐朝,兴于宋朝,盛于明清,尤以清为甚。那时节玩鸣虫还只是宫廷专属,只有达官贵族和富家子弟才有条件玩,普通百姓是玩不起的。各种鸣虫皆在秋后死亡,所以催生了人工反季节份(繁殖)的特殊技术。人工繁育成本很高,之所以成本昂贵是因为冬季“份”(繁殖)虫逆天时违反自然规律。投入大量钱财而产生的这种繁琐而又成本巨大的人工培育鸣虫技术,到晚清时发展到了高峰。行内人在挑选鸣虫时,要求鸣叫的质量要达到相关标准,渐渐以此形成行业标准,这也使得北京的鸣虫文化传承并沿袭了下来。

  据民间的说法,传播“份”虫技的有清末宫廷中走出来的天津人沙公公,北京北城的赵子晟、南城的寇双全等人,是这些人把皇家繁琐的鸣虫技术传到民间。三人中当属沙公公的火候和手艺最为娴熟,这也和普通老百姓进不了宫,而繁殖鸣虫又是离不开人的,沙公公身在宫内,得天时地利。安国祥介绍,夜间“份房”的温度控制至关重要,近水楼台的沙公公昼夜守在“份房”,他的经验和手艺自然就脱颖而出了。而南寇北赵则为了冬天“份虫”,在夏秋两季就到各地收集优良品种,为冬天的工作做准备了。

(来源:δ֪)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